有这么一种爱

(再见瘾宝)

有这么一种爱,如同天书奇谈后给了你天人感悟,收获已然历历在目,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的悸动,换来了“彼苍者天”的一声嘘叹!

有这么一种爱,骨感到没有一点血丝,单薄到没有了脉搏,只是卷裹着夜,卷裹着惨淡的黎明,卷裹不住空气的骤然浓烈与太阳光下的呼吸。

有这么一种爱,稍加放纵,它已经背离了曾经的徜徉,拖着沉重的步伐,谱写着一部无关乎路的挽歌。


如今,还是这么一种爱,勒住了冲动,再一次僵硬,难以呼吸的心绞,粘有血腥。默契是梦游的理由,夜并不因此明朗,我们都干巴在被窝里,啜泣。

还是这么一种爱,它让秋天的味道钻进鼻孔,钻进袖口,束缚着神经,压抑丰收,始料未及的风雨,让自己在无根的土地上,飘摇。

这种爱,难免有些单纯,忽而像是某个地方飘扬的一片羽毛,忽而又像是我们在再无喧闹的异乡,听到从远处飘扬过来的那一阵熟悉的歌声,它燃起了一个美丽的期待,又堆砌起了残破不堪的心墙。

这种爱,难免有些负累,因为它根本敌不过风信子散布的那些早熟的传说,也屈从了上帝给予该隐的那个关于永恒的诅咒。

这种爱,当你我起身离去的时候,它叫我留下所有无声无息的祝愿,因为它太过虔诚,谁都没有能力拒绝。

这种爱,辞穷墨尽,只能将其归结为   ————诛仙。